历史 / 中国史

当前位置:时时彩官网 > 历史 / 中国史 > 亲家张三李四

亲家张三李四

来源:http://www.xyxyhotel.com 作者:时时彩官网 时间:2019-10-07 01:31

礼拜天一大早,我嬉皮笑脸地倚在洗手间门口:亲爱的,忙完,给我拿五百块钱。妻子刷着牙迷糊不清地说:要钱干什么,零花钱呢?我清了清嗓子:那个什么,李四不是买了套新屋子吗,今天他请我们过去喝酒祝贺,我总不能太寒酸吧?剩的零花钱也不够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妻子就转过湿漉漉的脸指着我:没有,你爱去不去!一年没过你都去他家几回了?今天开业,明天买车妻子絮聒个没完,我也只好作罢。 吃过早饭,妻子领着儿子去逛街,我一个人在家走来走去,思考去李四家的问题。一转眼,我看到了出差花三百多块钱买回的塑制玉白菜。 中午,到了李四家,我把玉白菜放在桌子上:小礼品,别嫌孬!李四笑哈哈地说:看您客套的,我没有另外意思,只是想请兄弟们聚聚,喝两杯。紧接着,密友们一一都掏出了四张六张的大钞票,刹时,我的脸火辣辣地热。 筵席间,密友们都有说有笑。我闷闷不乐,没有喝几杯,便有了醉意。 李四端着酒杯挨个敬酒,轮到我时,李四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您太不够意思了!我东倒西歪地站起来:兄弟,怎么了?李四忽然又笑了:咱们什么关系?你能来我就兴奋,你还给我搞个非凡!我语无伦次:非凡!?李四跟我一碰杯:你把一千块钱塞进玉白菜,这不是非凡嘛!

亲家张三和李四
  张三进李四家的门时李四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李四翻了一下眼皮合上然后又睁开。张三向前走了一步就站住了,脸色就有些黯然。张三心里嘀咕:你李四至少应该站起来招呼我一声。李四却向后仰仰脸,甚至伸了个懒腰,那神态告诉张三:我今天不站起来,就是让你觉得难看。看了看李四左边空着的沙发,张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那样子象是在说:你不招呼我坐下,那我就自己坐下。
   张三咳漱了一下:“李四哥,是不是还在生孩子的气?!”
  李四没有言语,从中间的茶几上的一盒烟里抽出一颗叼在嘴上,“啪”地一下打着火点上,从嘴里喷出的烟雾弥漫到张三的脸上。
  张三说:“孩子的事我说了,可孩子不听我的。”
  李四一口气吸了一大截,烟丝哧哧地响。张三想:李四真不象话,烟也不让我抽。今天我不该不带烟来的。
  张三搓着两只手,看了看李四嘴上的烟屁股,一只手又下意识地朝衣袋摸了摸。
   李四装作不看张三的样子,低着头说:“我说这事,你那孩子做得不对啊。本来我女儿的婚事都快定下来了,你说,你孩子插这么一杠子,算什么?!”
  张三说:“李四哥说的也是个理。”
  张三叹了一口气,看着李四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李四的拇指和食指小心地从烟屁股里掐出黄色的过滤体,然后将另一颗接上。张三说:“你看这事弄的,唉……这不都是因为他们是中学同学嘛,你说,我那孩子到外面打工挣了钱,他就烧包了,又要来找你女儿。”
  李四又抽了一口,说:“按说我们从前邻居处得不错,我本不该反对孩子的婚事。可这不一样啊。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为女儿找了这么一个好人家。可是都让你那宝贝儿子给搅了。”
  张三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
  张三叹气时就把手伸到李四的烟盒里。张三发觉自己的行为时犹豫了一下。不过烟已经叨到嘴上了。张三索性就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点着了。张三就接着说:“李四哥,我家孩子买了两条烟,这次来的急给忘了,下次给你带来。好烟,真的是好烟。”
  李四头也不抬地说:“留着你自己抽吧,我可没那福气。”
  张三非常舒服地吐出一口浓烟。张三说:“李四哥,我们以前可是烟酒不分家的哪。这是咋的啦。我们还是朋友嘛。”
  李四微微摇了一下头,嘴角露出意味深长地一笑。说:“过去,我们也不错嘛。这几年你们搬走了,我一直在拼死拼活地做点小生意,日子是比过去好了,可这也是来之不易呀!我这不都是为了孩子能过上好日子嘛!”
  张三心里哼了一下,心说我们什么时候不错过,嘴上说:“李四哥说得对,想我当年搬到城西那个地方去住,也是想让日子好一些。我做的那点生意只能维持生活,到是孩子更争气……”
  说到这,张三看了李四一眼,见李四的表情平静了许多,就接着说:“李四哥,不瞒你说,我那孩子和你女儿过去就好过一段时间,后来就因为家里没钱不好。孩子有志气,说,挣不到钱,就绝不来找你女儿……”
  李四抬起头来:“是吗?我咋不知道?!”
  李四心想:当初如果不是我发觉了两个孩子不对头,限制了我女儿和你儿子的来往,说不定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
  张三说:“是的,这话不假,我儿子亲口告诉我的。”张三又从李四的烟盒里拽出一支烟,接上,抽了一口。又说:“李四哥,实不相瞒,孩子昨天刚刚从城西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孩子还说,让我今天来见你,先跟你提一下这事,想让你表个态。他说,过几天再来看。你看——”
  李四掐灭了烟,说:“噢?你儿子发财了,是吗?"
  张三嘿嘿一笑:也说不上发什么财,就是挣了两个钱。
  李四没有笑,仍然本着脸:我看你还是让你儿子死了这个心,我不同意这门婚事。李四没有表情的脸发出一阵笑声:你当初不是告诉人家说你儿子闭上眼睛也能找到一个比我女儿好的吗?!怎么现在非要愿意我女儿?
  张三说:李四哥,这叫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这样说!
  李四说:实话给你说吧,我知道你今天要来,前几天我也街上碰到了你儿子,他说你这两天要到我这来,说来看看我,我这老头子了,有什么好看的?!
时时彩官网,  张三心想:嗬,你李四早有准备,哼,不是为了我儿子,我真还懒得到你这来。
  张三嘴上却说:其实是早就想来看看你,可做了点生意,老是脱不开身啊。
  噢?!李四故作吃惊了一下:兄弟做的什么生意?
  张三想:装什么你李四,你女儿不会不告诉你的。张三说:还不是大家都用得的日用百货。
  李四说:那要祝贺你了,兄弟,你将来会发的。
  张三心想:我儿子和你女儿好你反对,你李四不就是嫌我穷嘛 。
  张三说:发不发难说,生活是比过去强了。
  李四很有感慨地说:是啊,是啊,现在谁不是想着多挣两个钱,党的政策提倡发家致富啊。
  张三说过去日子不好,见人都低着头,尤其见了你李四哥,真觉得,自己过得那是啥日子,所以不敢高攀你李四哥啊。
  李四没有说话。默默看了一眼张三。心里想:哼,你张三不是日子好过了嘛,怎么到我家来还空着手,看不起我李四?!哼,还想娶我女儿。
  张三看到李四没有说话,心想,我今天来也不是求你李四什么,来看你全是看在你女儿将来作为我儿媳的份上,你过去总是摆出一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个样子,现在不是还不如我吗?
  张三说:李四哥,我本来打算明天到你这来,正好在半路上遇到了你女儿和我儿子,离你家不远,我就走了进来。
  李四忽然觉得张三这样有点太不尊重他,心想:你张三也太没把我放在眼里,越想越生气,李四挥挥手:我女儿是不会嫁给你儿子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张三顿了一下说:“李四哥,话说出来你也别生气,你女儿现在在我家,这孩子也等着我的回信呢。”
  李四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什么?!这丫头在你家?!她不是去她姨家了吗?!”
  张三说:孩子说是要去的,到我们家吃了饭就去。
  李四哼了一下: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张三说:“李四哥,生气了?你这不是要我难看吗?”
  李四气愤地挥了挥手,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张三不紧不慢地说:“四哥,算了,生那么大的气,值得吗?孩子大了,由不得咱了。再说,我儿子也不错,比我本事大着咧,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把孩子逼急了,也不好。现在的孩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到时大家都不好看。要不?你再思量思量……”
  李四突然站了起来:“我思量?!我思量什么?!我思量个球!!李四说着拿起了茶几上的杯子举了起来,就在往下落的时候,突然就放到了茶几上。李四一眼看到张三嘴上还叼着自己的香烟,气就不打一处来,手就突然朝着张三的烟挥了过去,却一下子打到了张三的脸上,张三嘴上的烟随之落到了地上。
  张三捂着脸吃惊地看着李四:你竟然动手打人?!
  李四的手哆嗦着:我不 , 不是 是要打……
  不是要打我?你打谁?啊,这屋子还有谁?你打你自己不小心打了我是吗?!啊?
  李四看到张三的脸色涨的通红,忙说:我是想打你嘴……上的烟……
  张三说:你打我嘴上的烟?!我抽你的烟,你心痛了?!你说你这个人小气不小气,啊?!
  李四说:好了,打你算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但是婚事我是不能同意的。
  张三说:你以为你打了我,说成打香烟就可以完了?! 李四直喘粗气。
   张三抬腿刚要走,李四却拉住张三的胳脯,话说明白,我李四不是打你。
  张三却说:李四,你想干吗?
  张三这时候一条腿已经迈过了李四家的门坎,张三以为李四会抓住他的胳脯不放,而李四却想:你张三有什么了不起,这样想的时候就突然放了手,张三的那条腿就在这一刻被那到门坎使劲地拌了一下,结果张三就重重地摔到在了大门外,而且是头朝下抢在了地上,张三脸上、鼻子上立时涌出了鲜血。
  张三看到抹在自己手上的血,一面一只手捂着,另一手指着李四说:好啊,李四,你太过分了!你以为你女儿是天上的仙女,你女儿真想嫁给我女儿,我儿子还不想娶她呢?
  哼!张三说着,愤愤地往外走……
  李四看到张三满脸的血,两只手哆嗦着说:张三,张三兄弟,你看……你看……这事弄的……我……
  李四边说边跑过去抓住张三,不停陪着不是,一面说:张三兄弟,别走别走……你看这,赶快到水里洗洗……
  张三看看大门不远处有几个老年人在说话,又都是熟人,这样走出去也不好看,就松了劲,被李四拉着进了院子。
  张三用清水轻轻地擦洗了面部,李四发现张三的鼻子一侧破了一块皮,李四找来一块创可贴给张三帖上,兄弟要不要去医院?
  张三半天说了一句:算了吧。
  过了一会,李四发现张三的鼻子不流血了,面部却红肿起来。
  李四说:张三兄弟,今天就不要走了,这都到饭时了,吃了饭再走。
  张三忽然想起今天到李四这来的目的,一只手轻轻地捂着鼻子抬起脸,认真地看着李四,说:孩子的事,应该由孩子自己做主,你说我操这个心,是不是多余?!
  李四没有说话。
  张三以为说动了李四,心想:孩子的事,你李四真的能当了家吗,我今天来不过是给你李四一个面子,免得日后你李四说我做事不周全,没把你放在眼里。于是张三说:我也不问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做主好了。
  李四和着张三都坐到了沙发上,心里有些懊悔,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说:张三兄弟,今天你来我这多有怠慢,对不住了,孩子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张三脸上布满云彩,又抬头看看李四家墙上的挂钟,说孩子们在等我的信,天不早了,我就不多坐了。说着张三就往外走。
  李四也站了起来:别走了,吃了饭再走吧。要不,我给饭店打个电话送几个菜来?
  张三站在那没有动,好象是觉得鼻子有些不舒服。用手轻轻捂着。
  李四没有听到张三说话,迟疑了一下就只好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李四就只能真的拨了电话,要了几个菜。
  张三忽然说:李四哥,过去我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请你原谅。我看饭就别吃了,你不是说来日方长嘛。
  李四嘿嘿笑了一下,说:那能啊,今天你到我这儿来,我不能让你走。你看我都打完电话了。我们等等吧。
  张三和李四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半小时过去了,送菜的还没有来。张三就站了起来,说,我看算了,我走了,改日吧。
  李四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出着急的样子:你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好了一会到的,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张三面无表情地,说:算了。
  张三说着就出了门。李四从后面走上上来,跟着张三走。出了一个长长的巷口,张三就站在路口的那个等车点等车,李四张三身后做出陪张三等车的样子。张三转身的看李四时,看到了后面的一个叫夜来香的饭馆,李四随着张三的目光也看到了饭馆,于是李四就说:哎呀,门口有个饭馆我都忘了,张三兄弟,要不,进去吃了饭再走。
  张三没有说话,李四也没有再往下说。张三心想:你李四也太那个了,明明家门口有饭店,还打什么电话,哼,既然如此,这顿饭我还得吃定你了。
  于是张三说:既然李四哥这么留我,如果我再走,我也太不够意思。那好我们老哥俩今个就好好喝盅。
  李四边往饭店里走,心里不住的揣摩:这张三也太不不知深浅,今天是你来求我的,怎么还非得留下来吃这顿饭?真是不懂道理。
  张三点了四个菜,李四坐在对面,张三不住给李四斟酒,李四也就不得不一杯一杯往肚里灌,一斤白酒喝了个差不多。李四觉得今天的酒劲上的有些太快,脑子发沉,李四想:这个混蛋张三是不是想灌醉我,还想为儿子求婚,门都没有!李四越想越生气,张三端起酒和李四碰杯时,李四的手也就端起了酒,他忽然挥了一下手,说说了句:……门……门都没有……
  那酒一下撒到了张三的衣服上。张三说:李四,你怎么,你怎么……你喝多了吧。
  李四忽然笑了:张……张三——兄弟,我会喝多吗?!
  李四又说:再来一瓶。张三赶紧上来说:四哥,我们不喝了。
  李四忽然说:不喝就不喝,服务员,结帐。
  服务员过来后说:八十八元。李四指指张三:他结。
  张三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我结?!
  李四说:对,不是你,是……是……我吗?!
  张三说:好好好好,我结就我结。说着张三就掏自己的衣兜,掏了半天,张三发觉自己身上一分钱也没带。
  张三只好说:李四哥,我没带钱,你先垫上,回头我再给你……
  李四挥挥手:你别给我弄那个……那个事……我……我……走!
  李四说着就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张三一看急了,说:李四哥我真的没带钱……
  饭店的老板拦住了张三和李四,说:请二位结帐。
  张三拉住了李四,李四说:张三你想干什么?!
  张三说:李四,今天你请我,帐你不能不结!!
  李四说:我不结你能把我怎么样?!哼,到我家来求亲,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再……再说了,有空着手到亲家去……去的嘛!
  李四的胳脯使劲一甩,张三脚下没有根似的摔倒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张三立即爬了起来,勾着头向着李四撞过来……
  张三拍打着身上的泥土,说:你……你……这个连一只烟的来往也没有的人,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不是你女儿喜欢上了我儿子,我才懒得找你这样的人做亲家!
  几分钟之后,一辆警车开到了这里,饭店老板指着撕打在一起的张三和李四,说:他们吃完饭谁都不付钱,还打得不可开交……张三李四被警察强行拉开,带上车。李四坐车厢里,指着张三:你……张三……你这么抠门,你……以为我女儿会嫁给你……你……儿子做……做梦……梦吧……你……

本文由时时彩官网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亲家张三李四

关键词:

上一篇:赵玄郎开启殿试

下一篇:没有了